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 > 历史知识 >

武则天·升仙太子碑(并序)

时间:2016-03-14 15:41点击: 关键字:武则天,升仙太子碑,太子晋
简介 武周圣历二年(公元699年)二月初四,武则天由洛阳赴嵩山封禅,返回时留宿于缑山升仙太子庙,一时触景生情而撰写碑文,并亲为书丹。碑文表面记述

简介

        武周圣历二年(公元699年)二月初四,武则天由洛阳赴嵩山封禅,返回时留宿于缑山升仙太子庙,一时触景生情而撰写碑文,并亲为书丹。碑文表面记述周灵王太子晋升仙故事,实则歌颂武周盛世。笔法婉约流畅,意态纵横。碑额"升仙太子之碑"六字,以"飞白体"书就,笔划中丝丝露白。碑文33行,每行66字,行书和草书相间,接近章草书体。碑文上下款和碑阴的《游仙篇》杂言诗、题名等,分别出自唐代著名书法家薛稷、钟绍京之手。历代书法爱好者都视"升仙太子碑"为书法艺术珍品。升仙太子碑历经1300余年风雨沧桑,依然矗立于河南偃师市缑山之巅,2006年3月30日由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这方武则天撰文书写的巨碑,彰显著这位女皇的雄才大略,饱含著书法神韵。她开草书刊碑之先河,不失为女书之精品。 碑额"升仙太子之碑"六字,巧隐十个鸟形笔划,作为唐代飞白书遗存未几中的佼佼者而被书法界推崇。

原文


        朕闻天地权舆,混元黄於元气;阴阳草昧,徵造化於洪炉。万品於是资生,三才以之肇建。然则春荣秋落,四时变寒暑之机;玉兔金乌,两曜递行藏之运。是知乾坤至大,不能无倾缺之形;日月至明,不能免盈亏之数。岂若混成为质,先二仪以开元;兆道标名,母万物而为称。惟恍惟惚,窈冥超言象之端;无去无来,寥廓出寰区之外。骖鸾驭凤,升八景而戏仙庭;驾月乘云,驱百灵而朝上帝。元都迥辟,玉京为不死之乡;紫府旁开,金阙乃长生之地。吸朝霞而饮甘露,控白鹿而化青龙。鱼腹神符,已效徵於涓子;管中灵药,方演术於封君。从壶公而见玉堂,召卢敖而赴元阙。炎皇少女,乘往仙家;负局先生,来过吴市。或排烟而长往,或御风而不旋。既化饭以成蜂,亦变枯而生叶。费长房之缩地,目览遐荒;餐简子之宾天,亲聆广乐。怀中设馔,标许彦之奇方;座上钓鱼,呈左慈之妙技。遥升阁道,远睇平衢。鼓琴瑟而驾辎軿,出西关而游北海,登昆仑而一息,期汗漫於九垓。湘东遗鸟迹之书,济北致鱼山之会。拂虹旌於日路,飞羽盖於烟郊。既入无穷之门,遂游无极之野。青虬吐甲,爰披五岳之文;丹凤衔符,式受三皇之诀。濑乡九井,漾德水而澄漪;淮南八仙,著真图而阐秘。自非天姿拔俗,灵骨超凡,岂能访金箓於元门,寻玉皇於碧落者矣。 
    
    升仙太子者,字子乔,周灵王之太子也。原夫补天益地之崇基,三分有二之洪业。神宗启胄,先承履帝之祥;圣考兴源,幼表灵髭之相。白鱼标於瑞典,赤雀降於祯符。屈叔誉於三穷,锡师旷以四马。谷洛之斗,严父申欲壅之规;而匡救之诚,仙储切犯颜之谏。播臣子之懿范,显图史之芳声。而灵应难窥,冥徵罕测。紫云为盖,见嘉贶於张陵;白蜺成质,遗神丹於崔子。凤笙汉响,恒居伊洛之间;鹤驾腾镳,俄陟神仙之路。嵩高岭上,虽藉浮邱之迎;缑氏峰前,终待桓良之告。傍稽素篆,仰叩元经,时将玉帝之游,乍洽琳宫之宴。仙冠岌岌,表嘉称於芙蓉;右弼巍巍,效灵官於桐柏。九丹可挹,仍标延寿之诚;千载方传,尚纪仙人之祀。辞青宫而归九府,弃苍震而慕重元。无劳羽翼之功,坐致云霄之赏。虽黄庭众圣,未接於末尘;紫洞群灵,岂骖於后乘。斯乃腾芳万古,擅美千龄,岂与夫松子陶公,同年而语者也。 
    
    我国家先天纂业,辟地裁基,正八柱於乾纲,纽四维於坤载。山鸣鸑鷟,爰彰受命之祥;洛出图书,式兆兴王之运。廓提封於百亿,声教洽於无垠;被正朔於三千,文轨同於有截。茫茫宇宙,掩沙界以疏疆;眇眇寰区,笼铁围而划境。坐明堂以崇严祀,大礼攸陈;谒清庙而展因心,洪规更阐。文山西峙,上耸於圆清;武井东流,下凝於方浊。骈柯连理,恒骋异於彤墀;九穗两岐,每呈祥於翠亩。神芝吐秀,宛成轮盖之形;历草抽英,还司朔望之候。山车泽马,充仞於郊畿;瑞表祥圆,洋溢於中外。乾坤交泰,阴阳和而风雨调;远肃迩安,兵戈戢而爟烽静。西鹣东鲽,已告太平之符;鄗黍江茅,屡荐升中之应。而王公卿士,百辟群僚,咸诣阙以披陈,请登封而告禅。 
    
    敬陈严配之典,用展禋宗之仪,泥金而叶於告成,瘗玉而腾於茂实。千龄盛礼,一旦咸申。尔乃凤辇排虚,既造云霞之路;龙旗拂迥,方驰日月之扃。后殿萦山,先锋蔽野。千乘万骑,钩陈指灵岳之前;谷邃川停,羽驾陟仙坛之所。既而驰情烟路,系想元门,遥临松寝之前,近瞰桂岩之下。重峦绝磴,空留落景之晖;复庙连甍,徒见浮云之影。山扉半毁,才睹昔年之规;涧牖全倾,更创今辰之制。乃为子晋重立庙焉,仍改号为升仙太子之庙。 
    
    方依福地,肇启仙居,开庙后之新基,获藏中之古剑。昆吾挺质,巨阙标名,白虹将紫电争锋,飞景共流星竞彩。去夜惊而除众毒,轻百户而却三军。宿空劳望气之人,自遇象天之宝。岩岩石室,纪黄老五千之文;赫赫灵坛,披碧洞三元之箓。爰於去岁,尝遣内史往祠,虽人祗有路隔之言,而冥契著潜通之兆。遂於此日,频感殊祯。迢递云间,闻凤笙之度响;徘徊空里,瞻鹤驾之来仪。瑞气氤氲,异香芬馥,钦承景贶,目击休徵。尔其近对缑岑,遥临嵩岭,变维城之往庙,建储后之今祠。穷工匠之奇精,傍临绝壑;建山川之体势,上冠云霓。其地则测景名都,交风胜壤。仰观元纬;星文当太室之邦;俯瞩黄舆,地理处均霜之境。膏腴宇宙,通百越之楼船;穴险山原,控八方之车骑。危峰切汉,德水横川,实天下之枢机,极域中之壮观。於是扪危凿阯,越壑裁基,命般尔而开筵,召公输而缀思。梅梁瞰迥,近驾烟霞,桂栋临虚,上连日月。窗明云母,将曙景而同晖;户挂琉璃,共晴天而合色。曲阁乘九霄之表,重檐架八景之中。湛休水於天池,发祥花於奇树。珠阙据缑峰之外,瑶坛接嵩峤之隈。素女乘云,窥步檐而不逮;青童驾羽,仰层槛而何阶。茂躅郁兮若生,灵仪肃兮如在。 
    
    昔岘山堕泪,犹见钜平之碑;襄水沈波,尚有当阳之碣。况乎上宾天帝,摇山之风乐不归;下接浮邱,洛浦之笙歌斯远。岂可使芳猷懿躅,与岁月而推迁,霞宇星坛,共风烟而歇灭。乃刊碑勒颂,用纪徽音,庶亿载而惟新,齐两仪而配久。方伫乘龙使者,为降还龄之符;驾羽仙人,曲垂驻寿之药。使璇玑叶度,玉烛调时,百谷喜於丰年,兆庶安於泰俗。虔敷短制,乃作铭云: 
    
    邈矣元始,悠哉浑成。傍该万类,仰契三精。至神不测,大象难名。出入太素,驱驰上清。(其一) 
    
    黄庭仙室,丹阙灵台。银宫雪合,玉树花开。夕游云路,朝挹霞杯。霓旌仿佛,羽驾徘徊。(其二) 
    
    树基创业,迁朝立市。四险天中,三川地纪。白鱼呈贶,丹鸟荐祉。灵骨仙才,芳猷不已。(其三) 
    
    遐瞻帝系,仰眷仙储。遥驰月域,高步烟墟。名超紫府,职迈玉虚。飘飖芝盖,容与云车。(其四) 
    
    远集昆仑,遥期汗漫。金浆玉液,雾宫霞馆。瑶草扶疏,珠林璀璨。万劫非久,二仪何算。(其五) 
    
    栖心大道,讬迹长生。三山可陟,九转方成。岛飞舄影,凤引歌声。永升金阙,恒游玉京。(其六) 
    
    青童素女,浮邱赤松。位称桐柏,冠号芙蓉。寻真御辩,控鹤乘龙。高排云雾,轻举遐踪。(其七) 
    
    岁往年移,天长地久。霄汉为室,烟霞作友。舞鹤飞盖,歌鸾送酒。绝迹氛埃,芳名不朽。(其八) 
    
    粤我大周,上膺元命。补天立极,重光累圣。嘉瑞屡臻,殊祥叠映。归功苍昊,升中表庆。(其九) 
    
    爰因展礼,途接灵居。年载超忽,庭宇凋疏。更安珠敦,重开玉虚。方依翠壁,敬勒丹书。(其十) 
    
    新基建趾,古剑腾文。凤笙飞韵,鹤驾凌云。休符杂沓,嘉瑞氤氲。仙仪靡见,逸响空闻。(其十一) 
    
    仰圣思元,求真怀昔。霞轩月殿,星宫雾驿。万岁须臾,千龄朝夕。纪盛德於芳翰,勒鸿名於贞石。(其十二)

注释

(1)升仙太子:周灵王太子,名晋,字子乔。原为姬姓,以王为氏,人称王子晋或王子乔。灵王二十二年(公元前550年),谷、洛两水同时暴涨,危及王宫,灵王拟壅(堵)谷水使东流以保王宫。太子晋以为堵水虽可保护王宫而害民,因行谏阻,并谏以治国之道(语详《国语•周语》)。灵王怒而废黜太子。人们悲其不幸,遂编造出种种传说,说他升仙去了。署名汉刘向所撰的《列仙传》说:”王子乔者,周灵王太子晋也。好吹笙作风凰鸣,游伊洛间,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尚山。二十余年后,求之于山上,见桓良,曰:‘告我家,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头’。至时,果乘白鹤驻山头,望之不得到。举手谢时人,数日而去。”后更有说:”至期,良与故人登山,见子晋弃所乘之马于涧下,驾白鹤挥手谢时人而去。须臾,马亦飞去。今有拜马涧。”今偃师缑氏镇有马涧河,其得名盖由于此。晋干宝《搜神记》:”崔文子者,泰山人也。尝学道于子晋,子晋化为白蜆,持药与之,文子惊悟,以戈击蜆,因坠其药。俯而视之,乃子晋尸(闻一多谓尸当作履),置之室中,覆以敝筐,须臾,化为大鸟,开而视之,翻然飞去。”缑氏山:《河南通志•山川考》,缑氏山在河南府偃师县南四十里,周灵王太子升仙之所。上有石室、饮鹤池,一名覆釜堆。按,缑山本嵩山一支,故《列仙传》云”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。”
 
(2)天册金轮圣神皇帝:武则天的尊号。武氏一生称号甚多,有时一年数改。据《旧唐书•则天皇后本纪》所载:永徽六年(655年)高宗称天皇,武后亦称天后。显庆后,高宗”多苦风疾,百司表奏,皆委天后详决。自此内辅国政数十年,威势与帝无异,当时称为‘二圣’。”弘道元年(683年)十二月,高宗崩,皇太子显即位,尊天后为皇太后,是日临朝称制。垂拱四年(688年)四月获瑞石(武承嗣伪造),文日:”圣母临人,永昌帝业”;五月,皇太后加尊号曰”圣母神皇。”载初元年(690年)正月,神皇自瞾”(zhao)为名;九月九日,革唐命,改国号为周,改元天授,加尊号为”圣神皇帝”。长寿二年(693年)九月,金轮圣神皇帝”号。长寿三年(694年)五月,改元延载,加尊号为”越古金轮圣神皇帝”。证圣元年(695年)一月,加尊号日”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”。二月,去”慈氏越古”尊号;九月,加尊号”天册金轮圣神皇帝”。此后,她自己没有再改称号。神龙元年(705年)正月癸亥,张柬之等诛张易之、张昌宗,武氏传位于皇太子。戊申,皇帝(中宗李显)上尊号曰:”则天大圣皇帝”。十一月壬寅,则天将大渐,遗制庙、归陵、令去帝号,称”则天大圣皇后”。是日崩于上阳宫之仙居殿,年八十三。谥曰:”则天大圣皇后”。金轮:佛经言,转轮王中,以金轮王最圣;王出时,诸国咸服。武氏即位前特崇佛教,用以压倒李唐所尊奉的道教。天授元年(690年)七月(是年九月九日,武则天改唐为周,改元天授,七月应为载初二年),法明等十僧献《大云经》,言太后乃弥勒佛下生,当代唐为浮提(人世)主,为武氏称帝造舆论。则天颁行天下,所以她用佛教语为自己命尊号。御制御书:御,封建社会指与皇帝有关的事物。御制:指皇帝所作的诗文。御书:指皇帝所书写的字。
 
(3)朕闻二句:大意是说,我听说天地初生成的时候,是一团黑黄两种颜色混杂的气体。朕(zhen),我。古时人皆得自称为朕,自秦始皇起,专用于皇帝自称。权舆:起始,开始。混:合。玄黄:黑色和黄色。《易•坤》”夫玄黄者,天地之杂也。天玄而地黄。”后来就把玄黄代指天地。元气:古代指天地未分前的混一之气。
 
(4)阴阳二句:意谓天地初分时,还是混混沌沌,什么也分不清楚,一切都在这个大洪炉中诞生。阴阳:古代用阴阳解释万物化生,一切事物都分属阴阳两类,如天为阳、地为阴,男为阳、女为阴等。草昧:天地初开时的混沌状态。
 
《易•屯》:”天造草昧”《疏》:”草为草创,昧为冥昧,……言物之初造,其形未著,其体未彰,故在幽明暗昧也。”征:成也。见《仪礼•士昏礼》郑玄注。造化:指自然的创造化育。《庄子•大宗师》:”今一以天地为大炉,以造化为大冶。”洪炉:大炉。
 
(5)万品二句:大意是万物从此在这个大炉中诞生,天、地、人也从此而开始形成。品:事物的种类。万品:万有品类,即万物。三才:天、地、人(见《易•说卦》)。肇:始也。
 
(6)然则二句:大意是说,草木春天开始繁荣,秋季逐渐凋落,四季寒热变换的机理也已渐次形成规律。荣、落:荣犹生,落犹枯。
 
(7)玉兔二句:玉免:月亮。晋傅玄《拟天问》:”月中何有,玉兔捣药。”世以玉兔为月之代词。金乌:太阳,相传日中有三足乌,故以金乌为日之代称。两曜:曜为日月星辰的总称,两曜指日月。两句是说太阳和月亮,一出一入,依次交替运行。
 
(8)是知二句:是说天和地是最大的了,但也不免有倾陷和残缺。古代传说:”昔者共工与颛顼(zhuanxu)争为帝,怒而触不周之山,天柱折,地维绝,天倾西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;地不满东南,故水潦尘埃归焉”。(见《淮南子•天文训》)乾坤:天地。乾为天,坤为地。
 
(9)日月二句:是说,太阳和月亮是最明亮的了,但免不了有圆满和残缺的时候。盈:满。亏:残缺。数:命运。又,理也。自然之理,犹言规律。
 
(10)岂若二句:谓怎么能比得上在天地开辟以前,混混沌沌的一团那样自然完整呢?质:本体,犹言元气。二仪:天地。开元:创始。参考注(3)。
 
(11)兆道二句:兆:开始。道:此指道家的理论。标名:取名。母:本源。称:适合。道家指天地形成以前的状态为”无名”,语本《老子》:”无名,天地之始;有名,万物之母。《注》:”凡有皆始于无,故未形无名之时,则为万物之始。”二句大意是说,大道产生以后,生出万物,使其得到各自适当的名称。
 
(12)惟恍二句:大意为道是隐约不清,难以捉摸和辨认的,它的奥妙是任何言语和比喻都难以说得明白的。惟恍惟惚:《老子》:”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”恍惚:隐约不清,难以捉摸、辨认。窈冥:奥妙深远。《淮南子•览冥》:”得失之度,深微窈冥,难以知论,不可以辨说也。”象:凡形于外,能被辨认的叫象,即物象。《易•系辞》:”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变化见矣。”端:开头。
 
(13)无去无来二句:大意说得道的人不生不灭,能遨游于广阔旷远的天地之间,什么地方都可到达。无去无来:不生不死。寥廓:旷远,广阔。寰区:犹寰宇,意为天下。
 
(14)骖鸾二句:坐着鸾凤等仙鸟驾的车子,在神仙之庭游览。骖:驾车时,位于两旁的马。鸾:传说中凤一类的仙鸟,古谓凤有五种,五彩而青色的名鸾。驭:驾御。八景:即八景城,是神仙居住的地方。又,祌仙所乘车名。
 
(15)驾月二句:意为驾着月亮拉的车子在云端行驶,和众多的神灵同去朝见上帝。驱:驱驰。百灵:百神。百:虚数,极言其多。上帝: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最高的天神,也叫天帝。
 
(16)玄都二句:意为神仙住处的大门远远地开着。玉京是长生不老的人所住的地方。玄都:神仙居处。迥:远。玉京:天闕,即白玉京,与玄都对举,亦道家所言神仙居处。
 
《魏书•释老志》:”道家之原,出于老子,其自言也,先天地生,以资万类。上处玉京,为神王之宗;下在紫微,为飞仙之主。”参见注(185)。
 
(17)紫府二句:意为神仙庭院的大门敞开着,黄金宫殿是长生不老的神仙居住之处。紫府、金阙:皆神仙之居,道家贵紫色,相传老子出函谷关,关尹喜望见有紫气从东方来。道家谓天上有黄金阙、白玉京,为神仙或天帝所居。参见注(185)。
 
(18)吸朝霞二句:神仙们以朝霞为食,以甘露为饮,骑着白鹤或青龙到处游玩。甘露:又名天酒。《山海经•海外西京》:”诸天之野,鸾鸟自歌,凤鸟自舞。凤凰卵,民食之;甘露,民饮之。所欲自从也。”《瑞应图》云:甘露者,美露也。神灵之精,仁瑞之泽,甘凝如脂,其甘如饴。一名膏露,一名天酒。控:控制;化:驯化。这里都作骑解。
 
(19)鱼腹二句:意为涓子从鱼腹中得到神符而成仙,己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了。《列仙传》:”涓子,齐人,好辟谷术,著有《天•地•人》经四十八篇。钓于泽,得符于鲤鱼腹中。隐于岩山,能致风雨。”效征:得到验证。
 
(20)管中二句:意为仙人封君达常用竹管中的灵药为人治病。据《神仙传》:封衡,字君达,陇西人,先后服黄连及水银百五十余年而成仙,回到家乡,年如二十余。传他常骑一青牛,人号青牛道士。闻有病死者,识与不识,便以腰间竹管药与之;或下针,应手立愈。按:封君达,东汉末人,曹操曾向他请教养生之道。
 
(21)壶公句:是说费长房随壶公而达到仙界。据《神仙传》:”壶公,不知其姓名。时汝南费长房为市掾,见公从远方来,入市卖药,治病皆愈。日收钱数万,便施与市中贫乏饥冻者,唯留三五十。常悬一空壶于屋上,日入之后,公跳入壶中,人莫能见,唯长房楼上见之,知非常人也。长房乃日为之服务,无所求。公知其笃信,约其暮后无人时来,令长房亦跳入壶。入后,唯见仙宫世界,自称仙人受谪,长房乃有缘者,故得与之见。与之饮,约某日当去,邀长房与之游。试之以数事,以为不能为仙,乃传符一卷,谓可主鬼神,治病消灾。房有神术,能缩地脉,千里存在,目前宛然,放之复舒如旧也。”
 
(22)卢敖句:是说召唤卢敖进入仙宫。卢敖:秦时燕人,始皇召为博士,后派他去求神仙,逃亡不返。有人说他避难隐于卢山。《淮南子•道应训》载,卢敖游于北海,见一人正在起舞,敖欲与之谈,笑曰:”吾与汗漫期于九垓之外,吾不可以久驻。”于是举臂耸身,跳入云中。玄阙:《淮南子》高诱注:”玄阙,北方之山也。”(23)炎皇少女二句:炎帝即神农氏,其幼女从赤松子而成仙。《列仙传》上:”赤松子者,神农时雨师也,服水玉以教神农。能入火自烧。往往至昆仑山上,常止王母石室中,随风雨上下。炎帝少女追之,亦得仙俱去。”《注》“追者,非追其人身,乃追其入学道之形迹,如服水玉,入火自燃之类。”剩:更。
 
(24)负局先生二句:是说号称磨镜先生的仙人,来到吴国旧都。《列仙传》:”负局先生者,语类燕代间人,因磨镜,辄问主人得毋有疾苦者,若有,辄出紫丸赤药与之,莫不愈。”负局谓磨镜,局乃镜箱。吴:春秋吴国都城,旧为吴县,今苏州市。
 
(25)排烟二句:是说仙人们有的乘着云雾,有的驾着风雨,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。排烟:凌空;烟谓云。长往、不旋:皆谓一去不再回来。旋:归来、返还。
 
(26)化饭二句:意为仙人有的把饭粒变成蜜蜂,有的能让枯树长出叶子来。据《神仙传》:”葛玄,号仙翁。从左慈得仙术,喷饭成蜂数百,又张口,蜂飞入复成饭。”按:葛玄,三国吴琅岈人,字孝先。慕长生不死之道,因遁迹灵岳,入天台、赤城,上罗浮,遇苏元朗,授以金丹之旨。或云从左慈受九丹金液仙经。后得仙。变枯生叶:《续博物志》有枯树生华一则,云:”昔有人好道,而不知求之之方。唯朝夕拜一枯树,辄云乞长生,如此二十八年不倦。枯树一旦忽然生华,华又有汁如蜜,有人教令食之,遂取此华及汁并食之,食讫,即仙。”
 
(27)费长房二句:是说费长房有缩地之术,可以到达非常遥远的地方。费长房:参见注(21)。遐荒:边远的地方。
 
(28)赵简子二句:意为赵简子曾被天帝召至天宫,亲自听到了天宫的音乐。据《史记•赵世家》,赵简子害病不知人事,大家以为是死了。七天之后又醒过来,语大夫曰:“我之帝所甚乐,与百神游于钧天,广乐九奏万舞,不类三代之乐,其声动人心”(以下还说天帝向他预告了许多未来的事情,并说赵氏将大兴旺)。宾天:原借指帝王之死,后泛称尊者之死。这里把赵简子昏迷不醒说成是死了。广乐:传说天上的一种乐曲。
 
(29)怀中两句:说仙人许彦能在怀里摆设酒宴。按,后魏有许彦,公元532年被征,能卜筮,遂在孝武帝身边供职,《北史》、《魏书》俱有传,然设馔事未详。
 
(30)座上两句:按左慈,字元放,东汉末庐江人。学道明六甲,能役使鬼神,坐致行厨,得石室中九丹金液经,能变化万端,不可胜计。曾客曹操,操思食松江鲈鱼,慈求铜盘贮水,钓之得鱼。事见《搜神记》卷一。
 
(31)遥升二句:阁道:复道,楼阁间以木架空的通道。按:阁道,星名。《史记•天官书》:‘‘紫宫左三星曰天枪,右五星曰天掊,后六星,绝汉抵营室,曰阁道。”《正义》:”阁道六星在天良北,飞阁之道,天子欲游别宫之道。”又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”(阿房)东西五百步,南北五十丈,上可以坐万人,下可以建五丈旗。周驰为阁道,自殿下直抵南山。表南山之端以为阙,为复道,自阿房渡渭,属之咸阳,以象天极(星名)阁道绝汉抵营室(星名)也。”因此,复道也叫做阁道。睇(di):流盼。衢:四通八达的道路。
 
(32)鼓琴瑟二句:意为奏着乐器,坐上张着帷幕的车子,出了西门去游北海。琴瑟:这里泛指乐器。輜軿
(ziping):泛指有障蔽的车。辎车、軿车皆有帷蔽可坐卧载物的车,惟辎车在后面开门上下,軿车在车前开门上下。阙:本义为柱头上支撑栋梁的斗拱,这里代指门。北海:即北冥。《庄子•逍遥游》:”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”释文:”北冥亦作溟,北海也。”
 
(33)登昆仑二句:昆仑:古代神话传说是女神仙西王母居住的地方。息:呼吸。汗漫:传说中的神仙名。参看注(22)。九垓,天空极高极远处。
 
(34)湘东二句:湘东句:据《吴越春秋》记载,夏禹看《黄帝中经》,见圣人记载,九疑山(在湘东)有金简玉书,”青玉为字,编以白银,皆掾其文。”璏:谓起为拢,若篆文之形,故谓之鸟迹之书。”济北”句:《搜神记》卷一记载,魏济北郡人弦超,字义起,与神女成公(夏姓)知琼梦中为夫妇,后二人分别,又于济北鱼山相会,复修旧好。济:古四渎之一,水道后为黄河所夺。鱼山:在山东东阿县境,曹植墓在山之西侧。
 
(35)虹旌二句:拂:掠过。虹旌:即虹旆,有彩色的旗帜。羽盖:用翠羽装饰的车盖。烟郊:烟云缭绕的田野。
 
(36)既入二句:无穷之门:神仙的门庭。无极之野:亦指神仙世界。
 
(37)青虬二句:青虬:青龙子之有角者,古以为祥瑞,《宋书》”夏道将兴,草木畅茂,青龙止于郊,祝融之神降于崇山。”甲:鳞甲。披:覆盖。爰:语首助词,无义,下同。五岳:东岳泰山,西岳华山,南岳衡山,北岳恒山,中岳嵩山。文:彩色交错。
 
(38)丹凤二句:丹凤:即神鸟凤凰,传说它头上的毛是红色的。符:表示祥瑞的文字或图案。式:语首助词,无义。三皇:天皇、地皇、人皇。诀:学仙的秘诀。
 
以上四句,暗含大周之兴是出于天意。
 
(39)濑乡二句:说老子之德。九井:老子,苦县濑(本作赖)乡人。《古小说钩沈》辑《小说》:”襄邑县八十里曰濑乡,有老子庙,庙中九井。或云每汲一井而八井俱动。德水:渭老子之德也。
 
(40)淮南二句:淮南八仙:《水经注*肥水》:”(肥水)北对八公山,山上有淮南王刘安庙。刘安是汉高帝之孙,厉王长子也,折节下士,笃好儒学,养方术之士数十人,皆俊异焉。忽有八公,皆须眉皓素,诣门希见。门者曰:‘吾王好长生,今先生无驻衰之术,未敢相闻。’八公咸变成童,王甚敬之。八士并能炼金化丹,出入无间。乃与安登山,埋金于地,白日升天……。”据《凤阳府志•山川考》,八公为苏飞、李尚、左吴、田由、雷被、毛被、伍被、晋昌八人。真图:谓道家阐述求仙之道的图籍。
 
(41)自非二句:天姿、容貌和天赋的品质。拔俗、超凡:超越常人。灵骨:古代传说人的骨相决定人的命运,神仙则必具有清奇的骨相。
 
(42)岂能二句:金篆:道家以天帝的诏书为金篆,也指道教的真经。玄门:神仙之门。玉皇:道家谓天帝为玉皇大帝,简称玉皇、玉帝。碧落:天空。自居易《长恨歌》:”上穷碧落下黄泉。”
 
(43)升仙太子:见注(1)。
 
(44)原夫二句:补天句谓周武王吊民伐罪,灭殷建周,其功可与补天相比。三分有二:谓文王行德政,民皆归之,纣之天下,三分有其二。
 
(45)神宗二句:谓周代先祖的异迹。《史记•周本记》:”周后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姜原,姜原为帝喾元妃。姜原出野,见巨人迹,心忻然说(同悦),欲践之,践之而身动如孕者。居期而生子,以为不祥,弃之隘巷,马牛过者皆辟(通避)不践;徙置之林中,适会山林多人,迁之;而弃渠中冰上,飞鸟以其翼覆荐之。姜原以为神,遂收养长之。初欲弃之,因名曰弃。”弃长大后好农耕,帝尧、帝舜都重用他,”天下得其利、有功。”周文王是后稷的十四代孙。
 
(46)圣考二句:是说王子晋的父亲灵王生下来就有胡须,已经表现了点”仙气。”考:父亲。兴源:兴仙体之源。髭(zi):唇上边的胡子。《左传》昭公二十六年:”至于灵王,生而有髭。”《史记•周本纪》《集解》引《皇览》:”盖以灵王生而有髭,而神,故谥灵王。”曰:‘吾王好长生,今先生无驻衰之术,未敢相闻。’八公咸变成童,王甚敬之。八士并能炼金化丹,出入无间。乃与安登山,埋金于地,白日升天……。”据《凤阳府志•山川考》,八公为苏飞、李尚、左吴、田由、雷被、毛被、伍被、晋昌八人。真图:谓道家阐述求仙之道的图籍。
 
(41)自非二句:天姿、容貌和天赋的品质。拔俗、超凡:超越常人。灵骨:古代传说人的骨相决定人的命运,神仙则必具有清奇的骨相。
 
(42)岂能二句:金篆:道家以天帝的诏书为金篆,也指道教的真经。玄门:神仙之门。玉皇:道家谓天帝为玉皇大|帝,简称玉皇、玉帝。碧落:天空。自居易《长恨歌》:”上穷碧落下黄泉。”
 
(43)升仙太子:见注(1)。
 
(44)原夫二句:补天句谓周武王吊民伐罪,灭殷建周,其功可与补天相比。三分有二:谓文王行德政,民皆归之,纣之天下,三分有其二。
 
(45)神宗二句:谓周代先祖的异迹。《史记•周本记》:”周后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姜原,姜原为帝喾元妃。姜原出野,见巨人迹,心忻然说(同悦),欲践之,践之而身动如孕者。居期而生子,以为不祥,弃之隘巷,马牛过者皆辟(通避)不践;徙置之林中,适会山林多人,迁之;而弃渠中冰上,飞鸟以其翼覆荐之。姜原以为神,遂收养长之。初欲弃之,因名曰弃。”弃长大后好农耕,帝尧、帝舜都重用他,”天下得其利、有功。”周文王是后稷的十四代孙。
 
(46)圣考二句:是说王子晋的父亲灵王生下来就有胡须,已经表现了点”仙气。”考:父亲。兴源:兴仙体之源。髭(zi):唇上边的胡子。《左传》昭公二十六年:”至于灵王,生而有髭。”《史记•周本纪》《集解》引《皇览》:”盖以灵王生而有髭,而神,故谥灵王。”
(47)白鱼二句:是说武王伐纣时遇到的祥瑞。《史记•周本记》:”武王渡河,中流,白鱼跃入王舟中,武王俯取以祭。既渡,有火自上复于下,至于王屋,流为乌,其色赤,其声魄云。”赤雀:即赤乌。祯(zhen):吉祥。符:祥瑞的征兆。
 
(48)叔誉二句:叔誉,即叔向,姓羊舌名肸(xi),春秋晋人,博议多闻,能以礼让治国,介聘于楚,楚欲傲以所不知而不能。据《帝王纪》:”晋平公使叔誉聘于周,太子晋与言,叔誉五穷于对。归告公曰:‘太子,臣不能与之言,君其事之。’”碑文说”三穷”,三是虚数,意为多次。锡:赐与。师旷:字子野,春秋晋人,著名乐师,有政治卓识。事悼公及平公。悼公十五年,问治国之道于师旷,师旷曰:”惟仁义为本。”平公时”石言于魏榆,公问之,对曰:‘作事不时,怨读动于民,则有非言之物而言。今宫室崇侈,民力凋尽,石言不亦宜乎!’时公方筑篪(si)祁之宫。叔向曰:‘子野之言,君子哉!’”赐四马事未详。
 
(49)谷洛二句:详注(1)。严父:父亲,旧时谓父严母慈,故称父曰严父。规:规劝,谏浄。申:申述,表明。壅:堵塞。
 
(50)匡救二句:谓太子晋出于纠正和补救父王错误决定的诚心,不顾冒犯尊长的威严,向父王极力进谏,请他不要用堵塞的办法防御水患。匡救:扶正补救。仙储:指王子晋。储:太子又有储君、储后、储弍、储副、储元、储两等称呼,而且他又成了仙,故称仙储。切:极力。犯颜:冒犯尊长的威严。
 
(51)石子二句:播:传扬。石子:春秋卫大夫石碏(que)。卫庄公嫡夫人庄姜美而无子,以庄公另一夫人戴妫(gui)之子完(即桓公)为己子。庄公宠妾之子州吁有宠而好兵。石碏谏庄公禁之,庄公不听。碏之子厚与州吁关系密切,禁之不可。及桓公立,石碏告老。后州吁弑其兄桓公而自立。石碏定计,借陈国之力杀州吁及其子石厚,人称其大义灭亲。事见《左传》隐公三年、四年。《左传》称石碏为”石子。”懿范:美好的风范。顒(y6ng):大。图史:犹图书,指历史典籍。芳声,美好的声名。意为王子晋向父亲进谏,虽然一片忠心,却被废黜,但他的高尚品质像石子一样被广泛传颂,他的美名使史籍为之增光。
 
(52)灵应二句:意为作为仙人,他的神妙之处和神秘的征兆,是一般人所难以看见和观察到的。灵应:灵验。冥征:微妙的征兆。
 
(53)紫云二句:是说仙人们坐着紫云做盖的车,把珍贵的礼物赠给修仙的张陵。张陵即张道陵。《神仙传》谓张道陵,沛国人,本太学书生,博通五经,晚乃学长生之道,得黄帝九鼎丹法,与弟子入蜀之鹄鸣山修道,著作道书二十四篇,精思炼志。忽有天人下降,千乘万骑,金车羽盖,骖龙驾虎,不可胜数,授陵以新出正一明威之道,陵受之,能治病,乃市药合丹,丹成,服半剂,不愿即升天也。后与弟子二人白日冲天而去。贶(kuang):赐予。
 
(54)白鲵:事见注(1)。白鲵:白虹。鲵:霓之别写。主虹为虹,副虹曰霓,副虹位主虹之侧。质:本体。遗(wei):给予,赠送。
 
(55)凤笙二句:事见注(1)。
 
(56)鹤驾二句:是说王子晋驾着仙鹤,告别了故乡,登上了神仙之路,事详注(1)。鹤驾:以仙鹤为坐骑。镳:马嚼子,也指代乘骑。鲍照《鲍氏集•拟青青陵上柏》”飞镳出荆路,鹜服入秦川。”俄:瞬间。陟(zhi):登。
 
(57)嵩高二句:是说王子晋的登仙,虽然得力于浮邱公的接引。浮邱伯:亦作浮丘公,传说中的仙人。《列仙传》云他姓李,在嵩山和缑山修道,是他把王子晋接入仙界的,常与王子晋骑鹤吹笙游嵩山。今偃师市大口乡焦村附近有山名浮山,山上有浮丘洞。
(58)缑氏二句:事详注(1)。缑氏峰即缑山。二句是说,王子晋在缑山升仙,最后是由于桓良给他的家人带信,才被大家知道的。
 
(59)傍稽二句:是说王子晋潜心阅读研宄了许多仙经才成了神仙的。稽:本义为”考核”,在这里作”研习”解。素篆:亦曰篆素,用篆书写在白色绢上的道教经典。篆书:书体名,有大篆小篆之别。叩:询问。玄经:道教玄奥的经典。
 
(60)时将二句:是说王子晋常常陪同玉帝在仙境游玩,并参加神仙的宴会。将:随从。乍:初。洽:霑润。琳宫:仙宫。
 
(61)仙冠二句:是说王子晋成仙以后,戴着高高的芙蓉冠。岌岌:高耸的样子。芙蓉冠:本为秦汉时期宫中妇女戴的帽子,这里泛指高帽子。
 
(62)右弼二句:右弼:本为辅佐天子的官员,《三国志•吴志•孙登传》:”以(诸葛)恪为左辅,登为右弼。”嵬嵬:局大貌。效:授予。灵官:仙官。桐柏:桐柏古以为仙山,《冥通记》载,梁天监十四年十月九日夕,桐柏(山名)有二人来,一则桐柏金庭宫上师苍梧真人徐元真,一则桐柏仙人邓元期。”二句意为,升仙太子被任命为天帝的右弼,授予桐柏真人称号。
 
(63)九丹二句:是说王子晋有求仙的诚心,所以能得到服之可以成仙的九转金丹。九丹:一说为道家所谓服之可以长生升仙的九种丹药。一说为”九转金丹”,道家练丹,以九转为贵,九,数之极也。转:循环变化之意。如把丹砂烧成水银,将水银又炼成丹砂。烧炼愈久,转数愈多,效能愈高(见《抱朴子•金丹》)。挹(yi):舀。标:显明,表示。仍:训乃。
 
(64)千载二句:是说一千多年来,王子晋的事迹广泛流传,如今人们还在纪念他。方:周遍。《书•立政》:”方行天下,至于海表。”纪:通”记”,记载。仙人:指王子。晋。祀:祭礼。
 
(65)辞青宫二句:是说王子晋放弃继承王位不做太子却羡慕神仙生活而去修仙。青宫:太子居东宫,据五行学说,东方之色为青,故称太子宫为青宫。九府:道者所居。唐《六典》:”道者官三元九府,百二十言,一切诸神,咸所统摄。”苍震:意为太子。苍:青黑色;震:太子。按,震为八卦之一。《易•说卦》:”万物出乎震。震,东方也。”又,震为长男,宗法社会,天子以嫡长子为太子。重玄••指道家奥秘的理论。《宋史•艺文志》:《太乙真人五行重玄论》一卷。
 
(66)无劳二句:是说成了仙的王子晋,无需羽翼之助,就可得到坐游天空的功效。羽翼指鹤,古以为仙人多骑鹤。
 
(67)黄庭二句:是说就是众多的神仙,也没有参与这些宴游的资格。黄庭:《黄庭经》注:”黄者中央之色也,庭者四方之中也……一神正位而中立,万神朝拱而环陈。〃这里把黄庭作为神仙的住所。末尘:最后一辆车子所扬起的灰尘。意谓提到的其他仙人连坐最后一辆车的资格也没有。以上四句,用以反衬王子晋在仙班中的地位极高。
 
(68)紫洞二句:是说住在洞府中的许多神仙更没有伴随玉帝出游的机会。紫洞:仙府。道家尚紫色,故以所居称紫宫、紫府等。群灵:众多仙人。骖:古代帝王乘车驾四马,居中者曰”服”,驾辕;位于两旁的马叫骖。陪伴皇帝坐车曰”骖乘”。后乘:即后车或副车,侍从者所乘之车。
 
(69)斯乃二句:是说王子晋的事迹千古流芳。芳:美名。
 
(70)松子二句:是说老资格的神仙赤松子和陶公也难与王子晋相提并论。岂:表疑问的副词。夫:句中语气词。松子:即赤松子,传说中资格较老的神仙。《列仙传》:”赤松子者,神农氏雨师也,服水玉以教神农,能入火自烧。往往至昆仑山上,常止西王母石室中,随风雨上下。炎帝少女。
(102)千乘二句:谓长长的队伍朝缑山前进。钩陈:星名,共六星,在紫微垣内,最近北极,天文家藉以测极,以明方向。指:指向,趋向。灵岳:指缑山,升仙太子庙在山上。
 
(103)谷邃二句:谓在山谷深处,小溪的尽头,我的车子来到了升仙太子庙。邃(sui):深。停:本义为止息、留滞,这里指溪水拐了弯流向他处,给人的印象是水流到此就留滞不前了。羽驾:帝王或神仙的车。仙坛:指升仙太子庙。坛:本义为祭坛。
 
(104)既而二句:谓武氏到了升仙太子庙,心里就引发了求仙长生的愿望。驰情:思想归向。烟路:即云路,神仙走的路。玄门:道教。《老子》:”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这里表示她想过神仙样的生活。
 
(105)遥临二句:连下谓在松树丛中太子庙侧,观看周围风景。松寝:指松树围绕的太子庙正殿。瞰:俯视。桂岩:长满桂树的山坡。
 
(106)重峦二句:谓在群山环绕之中,一条断桥,横卧在夕阳的光辉里。重峦:重重叠叠的群山。峦:小而锐峭或长而狭的山。绝磴:断桥。绝:断。磴,石阶,桥。落景:落曰的光辉。景:日光。晖:日月,光辉。
 
(107)复庙二旬:谓往日宏伟的庙宇早己坍毁,只看见天边飘着几片浮云。复庙:殿宇重重叠叠的庙宇。张衡《东京赋》:”乃营三宫,布政颁常,复庙重屋,八达九房。”复:重叠。瓷(meng):屋脊。
 
(108)山扉二句:谓从残破的山门,仅能依稀想见旧日庙宇的规模。才:仅。
 
(109)碉牖二句:谓涧边房宇的窗户都己坍塌,于是又建造了这座新庙。鐧(jian)山涧。牖(you)窗户。据蔡邕《王子乔碑》,升仙太子庙始建于东汉永平初年(137年许)。其后,代有重修。据清乾隆五十四年《偃师县志•金石录》载,有后魏延昌四年(515年)王子晋碑;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亦言抚父堆(即覆釜堆)上”有子晋祠”。武则天重建后,宋明道二年(1033年)重修大殿。其后,明嘉靖初年(1522年)也曾重修,其庙1944年尚存,不幸毁于战火。
 
(110)乃为二句:说她为王子晋重新建造了庙宇,并命名为”升仙太子之庙”。仍:乃。
 
(111)方依二句:谓在相传的福地缑山,重新为王子晋营建庙宇。福地:神仙所居之地。道家有三十六洞天、七十二福地之说,都在著名的风景胜地。缑山被列在第六十位。说见《渊鉴类函》。肇启:开始。
 
(112)庙后二句:谓在挖掘新庙基础的时候,发现了旧日埋藏的古剑。按:根据旧日载籍,升仙太子庙附近有”葬剑冢”,藏中乃王子晋之佩剑。
 
(113)昆吾二句连下二句:皆述”藏中”所获之剑。昆吾:古剑名,亦作锟牾剑。《列子•汤问》:”周穆王大征西戎,西戎献锟锫之剑……其剑长咫有尺,炼钢赤刃,用之削玉如泥焉。”巨阙:春秋越王勾践宝剑名,见《越绝书*越绝外传•记宝剑》,亦名钜阙,或谓吴王阖闾所铸。《荀子•性恶》:”阖闾之干将、莫邪、钜阙、辟闾,此皆古之良剑也。”刘向《新序》:”辟闾、钜阙,皆天下之利器也。击石不缺,刺石不锉。”后用以为宝剑的通称。
 
(114)白虹二句:白虹:古宝剑名。紫电:宝剑名。吴大帝(孙权)有宝剑六,其二曰紫电。飞景:宝剑名。《初学记》引曹丕《典论》:”选兹良金,命彼国工,精而炼之,至于百辟,浃以清漳,光似流星,名曰飞景。”流星:古宝剑名。晋崔豹《古今注上》《舆服》:”吴大帝有宝刀三,宝剑六……四曰流星。”
 
(115)去夜惊二句:谓当时大周在她的治理下,国家安定,四境平安,人民安居,一切危害国家和人民的祸患都清除了,可以弃军队于不用。夜惊:指社会不安宁。众毒:危害国家和人民的一切祸患。毒:祸患。万户:万户侯之简,指带兵的将军。三军:军队的通称。
 
(116)无劳二句:谓大周之兴,概由天意,所以出现了许多预兆武氏必定做皇帝的祥瑞。望气:古代迷信的一种占卜法,望云气以附会人事,预言吉凶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范增曰:”沛公......吾令人望其气,皆为龙虎,成五采,此天子气也,急击勿失。”象天:古以天为圆形,地为方形,故以之象天法地。又以之指王者。《管子》:”霸王之气,象天法地。”
 
(117)岩岩二句:谓在高山上的石洞中藏着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。岩岩:高峻的样子。石室:岩洞,古代传说,仙人多有居岩洞者;又国家藏图书档案之处,亦名石室。纪:同记。黄老:道家以黄帝老子为始祖,因也称道家为黄老。五千之文,指道家重要经典,老子所著《道德经》,共五千余字。五千:举其成数而言。
 
(118)赫赫二句:赫赫:显赫或大貌。灵坛:神坛,仙坛。《汉书•武帝纪》:”诏曰:‘朕祭后土祌祗,见光集于灵坛,一夜三烛。’”披:翻阅。碧洞:石洞,仙人所居。王勃《九成宫颂序》:”丹溪碧洞吐纳如鲵。”三元:《参同契》”含精养神,通德三元。”《集仙录》”张道陵隐龙虎山,修三元默朝之道。”箓:指道教的秘文,箓皆素书(写在白绢上)。两句是说:登上灵坛,翻看着道家的秘文经典。
 
(119)爰于二句:谓武则天在去年(证圣元年,公元695年)派遣宦官去升仙太子庙进行祭祀。.
 
(120)虽人祗二句:谓虽然有人神异路的说法,但我的心里已有了不少与神仙相通的感觉和征兆。人祗(qi):人和神。曹植《洛神赋》:”恨人神之道殊兮,怨盛年之莫当。”祗:地神,此处指升仙太子。冥契:暗相投合,默契。《晋书•慕容垂载记》:”宠逾宗旧,任齐懿范,自古君臣冥契之重,岂甚此耶。”潜通:暗通。
 
(121)遂于二句:谓就在内使往祠之日,我屡屡感到有些特异的好兆头。祯(zhen):吉祥。
 
(122)迢递二句:谓我彷佛听到从高高的云间传来了像凤凰和鸣一样优美的笙声。迢递:远,高貌。凤笙:王子晋成仙后,常常在伊洛河之间的空中吹笙,笙声如凤鸣。
 
(123)徘徊二句:谓又彷佛看到王子晋乘着仙鹤在空中飞来飞去。来仪:古代传说,逢盛世就有凤凰飞来,也用以比方特殊人物的出现,这里就指王子晋在空中出现。《书•益稷》:”凤凰来仪。”
 
(124)瑞气二句:谓在此同时,瑞气弥漫,好像闻到了—股浓烈的香气。氤氲(yinyun),也絪緼,云烟弥漫貌。芬、馥:皆指香气。
 
(125)钦承二句:谓我亲自领受了这美好的赐与,亲眼见到了这美好的征兆。钦:旧时对皇帝行事的敬称。景:大。贶:赏赐。休征:吉祥的征兆。休:美善、喜庆。
 
(126)尔其二句:谓升仙太子庙近对缑山,与嵩山遥遥相邻。尔其:语助词。岑:小而高的山。
 
(127)变维城二句:谓把破旧残败的升仙太子庙,修建得焕然一新。维城:连结城邑以卫国,借指太子,这里指太子晋。《诗•大雅•板》:”怀德维宁,宗子维城。”往庙:升仙太子旧庙。储后:太子的别名。后:君也。储后犹储君,即法定的君位继承人。
 
(128)穷工匠二句至”灵仪肃兮如在”:铺叙新庙建筑,先说地理位置的适中,次述建筑之宏伟华丽和神像栩栩如生。穷:止,尽。这里用作动词,谓工匠用尽了最高超的构思和技艺,临着深谷来建庙。奇:特异。这里说精巧超人。绝壑深谷:绝,有危险的意思。
 
(129)尽山川二句:谓充分利用缑山的形势,庙建起以后,好像是可以与云相接。上冠云霓:以云霓为冠。
(130)其地二句至”极域中之壮观”:写升仙太子庙的优越地理形势。这二句说庙与古代夏都相邻,地处中原,风调雨顺,土地肥沃。测景(ying)名都:景为影之本字,今河南登封市,古阳城地,为夏代之初都。唐代名嵩阳县,武则天封中岳后,改名登封,县境内告成镇有古代测景台。交风:交风交雨之省。交:更也。意为风雨交替相更,等于说风调雨顺。古代有以”五风十雨”为瑞之说。胜壤:沃土。武则天《石淙》诗:”均露均霜标胜壤,交风交雨到皇畿”,即此意。
 
(131)仰观二句:谓缑山正当”天室”的位置。玄纬:纬,行星之古称,对经星(旧称二十八宿等恒星为经星)而言。《史记•天官书》:”水、火、金、木、填星,此五星者,天之五佐,为纬。”这里指天。玄:天之色也。星文:星象,古代有”分野”之说。古天文学说,把十二星辰的位置跟地上州、国的位置相对应,如以鹑火对应周、鹑尾对应楚等。就天文说为分星,就地上说为分野。天室:即太室,嵩山主峰,在登封境内。《史记•周本纪》:南望三涂,北望岳鄙,顾詹有河,粤詹伊洛,勿远天室。”
 
(132)俯瞩二句:谓就地理而言,缑山处于冷热适中的地方。瞩(zhu):望、视。黄舆:指地。舆:舆地之省,即地。《易•说卦》:”坤为地,……为大舆。”地为黄色,故曰黄舆。均霜:谓冷热适中。左思《蜀都赋》:”测之寒暑,则霜露所钧。”参看注(130)《石淙》诗。
 
(133)膏腴二句:谓我大周土地肥美,这里交通便利,楼船可以直通百越。膏腴:土地肥美。宇宙:指天下。百越:亦作百粤,古代江浙、福建、广东都是越族居住的地方,这些地方通称百越。楼船:有叠层的大船,多作战船用。《史记•平准书》:”是时,越欲与汉用船战逐,乃大修昆明池,列观环之,治楼船,高十余丈,旗帜加其上,甚壮。”
(134)巨险四句:谓这里地形险要,可以控制四面八方;高高的山峰直上云霄,黄河在这里流过。巨险山原:总说地形险要。八方:四方和四隅,指全国各处。危峰:高峰。危:高峻。切汉:贴近银河。切(qie):贴近。汉:天河,也称银汉、天汉、云汉、河汉。德水:黄河别名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二十六年:”更名(黄)河曰德水,以为水德之始。”
 
(135)实天下二句:谓这里确实是天下的枢纽,太子庙的建筑,可以说是天下最宏伟的。枢机:枢为户枢,机为门阃,枢主开,机主闭,故并言以喻事物之关键部分。壮观:大观,形容宏伟、可观的事物或风景。按:自”其地则测景名都”起至此,明说升仙太子庙,实际是说大周的神都洛阳,所以有”星文当天室之邦”、”交风胜壤”、”均霜之境”、”通百越之楼船”、”控八方之车骑”、”实天下之枢机”之类的话。
 
(136)于是二句”至仰层槛而何阶”:铺叙庙宇建筑之壮观。此二句写庙址及工程艰险的情况。扪危:扒着高而陡峭的山崖。凿址:挖掘基础。裁基:规划庙宇的布局。
 
(137)命般尔二句:谓命令天下最出色的工匠来设计庙宇的建筑。般尔:般,鲁般,即公输班;尔:王尔,都是古时的巧匠。张衡《西京赋》:”命般尔之巧匠,尽变态乎其中。”《注》:”鲁般一云公输之子,鲁哀公时人。尔:王尔,皆古之巧者也。”公输:即鲁班。缀思:构思。缀:连结。
 
(138)梅梁二句连下两句:谓用珍贵的木材,盖起高大华丽的殿宇。梅梁:《吴地记》”五湖之外又有三小湖,扶椒山东曰梅梁湖。吴时进梅梁至此,舟沉失梁,至春首则水面生花。”又《一统志》:”梅梁殿在城内,晋太元(晋孝武帝年号,公元376—396年)间谢安作新宫,造殿欠一梁,时有梅木流至石头城下,因取为梁,殿成,因画梅花于上表瑞。”瞰迥、烟霞:极言殿字之高可入云霞。瞰:俯视。迥:远。
 
(139)桂栋二句:桂栋:桂木做梁。临虚:接近天空。虚:天空。上连星月:极言殿宇之高,可连接星星和月亮。
 
(140)窗明二句:谓明亮的云母窗,迎着朝阳相互辉映。云母:矿石名,古人以它为云之根,故名,可以析为薄片,透光性很好,可做镜屏,时无玻璃,装于窗户,就是很了不起的。将:共。曙景:朝阳。
 
(141)户挂二句:谓门上挂着琉璃珠穿的帘子,在晴朗的天空下耀眼生光。琉璃:天然的各种有光宝石,本名璧琉璃,后省称琉璃。唐以后称宝石。
 
(142)曲阁二句:谓幽邃而弯曲的阁道,高出九霄云外,高高的层楼直插天空,好像盖在神仙之域里。曲阁:弯曲隐秘的阁道。九霄之表:表示极高的地方。九霄:九天云霄,天空极高之处。表:外,外面。重檐:重楼。八景:八景城,道家所说的神仙之域。
 
(143)湛休水二句:谓庙内有美好的水池,栽种了名贵的花和树。湛(zhen):沉没,同沉。休:美善。天池:寓言中说的海。《庄子•逍遥游》:”南冥者,天池也。”此指庙内水池。
 
(144)珠阙二句:谓庙宇建在嵩山之侧的缑峰之上。珠阙、瑶坛:皆为仙宫,这里实指升仙太子庙。桥(jiao或qiao),尖峭的高山。《尔雅•释山》:”山小而高,岑;锐而高,峤。”嵩峤即嵩山。隈(wei):山水弯曲处。
 
(145)素女二句,连青童二句:是说素女和青童驾云骑鹤,都达不到房檐和层层栏干那么高,极力形容建筑之高。素女:传说中的神女名,与黄帝同时,或言其长于音乐。《史记•封禅书》:”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”,或言即玉女。《蜀中名胜记》:”青城山有玉女洞,亦曰素女”。
 
(146)青童二句:青童:仙人,名青童君。《真浩》茅山天帝坛。昔东海青童君曾乘独轮飞飙之车,按行此山,埋宝金宝玉。”槛(jian):栏干。驾羽:骑鹤。何阶:哪里找到阶梯登上去呢?
 
(147)茂躅二句:谓王子晋的塑像庄严肃穆,栩栩如生。茂躅:犹”茂实”,盛美的业绩。茂:优秀,美好。躅(zhu6):足迹,引申为事迹。郁:茂盛貌。灵仪:指王子晋的塑像。灵谓神灵,仪谓仪表,即容貌。肃:庄严。若生、如在:好像活着一样,意为栩栩如生。
 
(148)昔岘山二句:谓襄阳附近的岘山上现在还见得到为纪念钜平侯羊祜而立、人一见就堕泪的碑。西晋羊祜是决策灭掉孙吴统一全国和具体实施这一方针的重要将领,封钜平侯。岘(xian)山:在湖北襄阳县南九里,又名岘首山。羊祜爱山水,镇襄阳时,每到风景佳时,一定登山并置酒吟诗。死后,人们立碑于故处,并立庙,每年祭祀,见者莫不流泪。其继任者杜预称之为堕泪碑。
 
(149)襄水二句:谓襄江深处,还存有晋代当阳侯杜预所沉入的纪功碑。杜预:晋封当阳侯,极力支持并实行伐吴统一中国的方针,继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、镇南大将军,镇襄阳,广修水利,人称杜父。太康元年(公元280年)率兵灭吴,实现了中国的统一大业,结束了60年的分裂局面。他在襄阳时,曾刻纪功碑两通,一立于岘山上,一沉于万山下。他以为古今沧桑,纵有陵谷之变,陆沉而水升,二碑必存其一。以上四句,至”齐两仪而配久”,以古人建功立碑的历史事实,说明为王子晋立碑的必要。碑、碣:古以方首为碑,圆首为碣,后渐混而为一。
 
(150)况乎二句:谓羊祜、杜预皆有碑传世,何况上宾天帝的王子晋呢?意为更应该给他立碑。上宾天帝:作天帝的宾客。宾:待以客礼。摇山之风乐:不详。然唐人裴光庭为侍中、弘文馆学士,造《摇山往则》、《维城前轨》二卷,献之明皇,手诏褒美,则摇山似为与太子有关的乐曲名。
(151)下接二句:谓王子晋被浮邱公接上嵩山成了仙,在洛水之滨再也听不到他那如凤鸣般的笙歌之声了。浮邱公:相传古仙人,也叫浮邱伯,字亦作丘。有人说他是黄帝时人,与容成子相来往,周灵王时与王子晋吹笙骑鹤游嵩山。据《列仙传》说他在嵩山修道,也修道于缑山,山有浮邱洞。洛浦:洛水之滨。
 
(152)岂可二句连下二句:谓不可使王子晋的事迹湮没无闻,随时间的流逝而失传,连庙宇也化为乌有。芳猷:王子晋曾谏阻父亲灵王壅川,表现了高超的政治见解。芳:美;猷:谋画。懿躅:犹茂躅,参见注(147)。推迁:推移、变迁。这里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迁。
 
(153)霞宇二句:谓升仙太子的庙宇同云烟一样消逝无存。霞宇星坛:本仙人之居,此指王子晋庙的宏伟建筑,这里含有不能让他成仙的事迹如风消云散一样消逝。风烟:风中的烟云,喻容易消失。
 
(154)乃刊碑至下四句:谓因此立了这通碑,刻上颂扬他的文章,藉以把他的事迹传至久远。刊、勒:雕刻。颂:用以颂扬的一种文体。徽音:德音。徽:美。
 
(155)庶亿载二句:谓希望他的事迹能永远如新,和天地一样永存。庶:表希望的副词。亿载:意为永久。载:年岁。配:匹对,媲美。惟:语词,犹”仍”,古籍惟、维、唯通用。
 
(156)方伫二句:谓我等待着仙人派来使者,赐给我返老还童的灵符。乘龙:骑龙。还龄:返老还童。符:这里指道家经典,修之可以延年长生者,非召神驱鬼之符箓也。
 
(157)驾羽二句:谓希望骑鹤的仙人,格外施恩,赐给我永不衰老的仙药。曲:本意为曲折、委婉,这里作格外解。垂:俯赐。驻寿:留住青春,永远年青。
 
(158)使瑶玑二句:使时序正常,四季气候谐和。瑶玑:即璿(xuan)玑玉衡,指北斗星。《史记•天官书》:”北斗七星,所谓‘旋、玑,玉衡以齐七政’。”意谓让北斗星的运行合乎常度,人间的一切生活正常。叶度:叶(xie)合。度:刻度。玉烛:四季气候调和,言皇帝德美如玉,可致四时和气之祥。《尔雅•释天》:”四时和谓之玉烛。”调(tiao)时:谓四季寒热正常。古代认为天人相应,”四时和”是政治清明、德化大行的结果。
 
(159)百谷二句:祝愿年年丰收,老百姓过上安宁的生活。百谷:谷类作物的总称。兆庶:万民。兆:数名。古以十亿为兆,今以百万为兆。庶:平民、百姓。泰俗:日子太平安宁。泰:《易》卦名,”天地交泰”,引申为通畅、安宁。
 
(160)虔敷短制:恭敬地写下这篇短文。虔:恭敬。敷:铺陈,这里指写文章。《文心雕龙》七《镕裁》:引而申之,则两句敷为一章……”。制:古以撰述为制,这里指这篇碑文。
 
(161)乃作铭云:于是写了如下铭文。铭:文体名,据蔡邕《铭论》:谓铭,古刻之于钟、鼎、盘等器物,用以铭功纪德及重大事件,至后汉末,多铭之于碑。蔡邕生前多作碑文,前系散体,后系四言韵语,为全文作总结。此碑亦然。而视其内容,基本可作本文提要看待。
 
(162)邈矣二句:邈:远。元始:犹本原、开始。意为天地开辟以前。悠哉:远、长。《诗•周颂•访落》:”於(wu)乎悠哉,朕未有艾。”浑成:完整、整体,谓天地开辟以前,浑沌一团的元气状态。
 
(163)傍该二句:傍:通旁,周围。该:包括。万类:万物。三精:日、月、星。意谓在那时候,万物及日月星辰都包容其中。
 
(164)至神二句:神:神奇,事理玄妙。《易•系辞》上:”阴阳不测之为神。”《注》:”神也者,变化之极,妙万物而为言,不可形诘者也。”大象:指世界一切事物的本原。《老子》:”大象无形”。又”执大象,天下往。”王弼注:”大象,天象之母也。”两句是说神妙到极点,以至于无法想象;推宄事物的本原,则难以名状。
 
(165)出入二句:大意是成了仙就可以在天空中任意驰骋。太素:古代指构成宇宙的物质。它是古代认为的宇宙的形成四个阶段之一。《列子•天瑞》:”有太易、有太初、有太始、有太素。太易者,未见气也;太初者,气之始也;太始者,形之始也;太素者,质之始也。”本文则指天空。上清:道家幻想的仙境有三清,此其一。三清乃玉清、太清、上清。《灵宝本元经》:”四人天外,曰三清境,玉清、太清、上清,亦名三天。”《云笈七签》:”上清之天,在绝霞之外,有八星老君,运九天之仙,而处上清之宫也。,,
 
(166)黄庭二句:黄庭:道教经典。丹阙:红色的宫门。灵台:指仙官内的坛台。两句是说,仙官有红色的宫门,有高高的灵台。
 
(167)银宫二句:银宫雪合:白色的宫殿,简直像是用雪砌成的。玉树:传说中的仙树。《山海经•海内西经》:“开明北……有珠树、文玉树。”《注》:”五彩玉树。”
 
(168)夕游二句:云路:意在空中行走,以云为路。挹(yi):酌取、舀。霞杯:把流霞舀进杯中钦用。
 
(169)霓旌二句:霓旌:即云旗、云旌,状如旌旗的云气。《上林赋》:”拖霓旌,靡云旗。”羽驾:即鹤驾,仙人乘坐的车。徘徊:回旋飞翔。
 
(170)树基二句:谓周武王创建帝业,改殷为周。这里明说的是周代建国的事,实际是说她自己的事。因武则天称国号为周,是以周王朝继承者自居的,周文王以前好几代人奠定了建国的基础,武王灭殷,建立了周王朝,定都于镐京。到幽王无道,死于犬戎之乱,平王由镐京迁都到洛阳,国都要有太庙、市场等设施。武则天建都于洛阳,把洛阳称为神都,而唐王朝是以长安为国都的。
(171)四险二句:谓洛阳地势险要,有三川之险,国家是非常巩固的。四险天中:洛阳西有崤函,东有虎牢,背靠邙山,南有伊阙、轘辕,处于当时中国版土的中央,一便于国家之管理,二便于四方贡献,道路远近大致相同。故周公营洛时说洛阳”居天下中”,四方贡输”道里均”。三川:洛阳北有黄河,南有伊、洛。地纪:也称地维。古人认为地是方形的,地维即地之四角有四条大绳维系,地位牢固。这里以姬周喻武周国家巩固。
 
(172)白鱼二句:谓周之将兴,呈现许多祥瑞,系天意所在的表示。白鱼呈贶:传说周武王伐纣,师渡孟津时,船至中流,有白鱼跃入武王舟中,武王俯取以祭。丹乌荐祉:丹乌也作赤乌,表示吉祥的神鸟。《尚书•大传•大誓》:”武王伐纣,观兵于孟津,有火流于王屋,化为赤乌,三足。”荐:献。祉(zhi):福,附会以为周将灭殷之兆。
 
(173)灵骨二句:谓王子晋既具有仙人的骨相,又有过人的政治才能,他为国的忠心,至今犹在人心。灵骨:即仙骨,道教谓仙人的骨相清奇,不同于凡人,是成仙的先天条件。芳猷:美好的谋画,参见注(152)。不己:意为流传至今不绝。
 
(174)遐瞻二句:谓查一查王子晋的继承关系,再看一看他的非凡的表现。遐:远。帝系:皇位继承关系。谓王子晋的父亲周灵王生下来就长着胡子,是具有仙气的表现,那么,他的太子晋能成仙,就是其来有自的了。眷(ju6n):怀念、反顾。仙储:指王子晋。参见注(50)。
 
(175)遥驰二句:谓王子晋成了仙,住在神仙之乡,在空中自由来往。月域:神仙居处,《齐书•乐志》:”月域来宾,日际奉土。”烟墟:云中的城市。乃神仙住处。
 
(176)名超二句:谓王子晋成仙以后,他的名声超过其他神仙,他的职位,也高于其他神仙。紫府:道家称仙人住所。《抱朴子•去惑》:”及到天上,先过紫府,金床玉的一会儿。万劫:佛经谓从天地的形成到毁灭为一劫,万劫言时间无限悠久。何算:意为年代没法计算。算:计数的筹。
 
(182)栖心二句:谓升仙太子慕神仙生活.就一心修道,以求长生。栖心:倾注思想。栖:居住、停留。大道:道教讲究长生升仙的学问。托迹:托身。
 
(183)三山二句:谓升仙太子修仙的志愿坚定,所以能登上海外的仙山,也炼成了九转仙丹。三山:即道家所说的海外三神山,秦汉时方士们欺骗秦始皇和汉武帝,说海外有二座神山,是神仙们居住的地方,叫蓬莱、方丈、贏洲。P步(zhl):登。九转:即九转金丹。见注(43)。
 
(184)凫飞二句:谓升仙太子骑着仙鹤,吹着笙,在空中任意飞行。凫飞舄影:汉应劭《风俗通•正失篇》:”俗说孝明帝时,河东王乔为叶令,每月朔尝诣台朝。帝怪其数来而无车骑,密令太史候望。言其临至时,尝有双凫从东方飞来。因伏伺,见凫举罗,但得一双舄耳,使尚方识视,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。太史言,此令即仙人王乔者也。”凤引歌声:参见注(1)。
 
(185)永升二句:谓升仙太子成了仙,上升到永生不死的神仙之居金阙.经常在神仙们的家乡玉京游乐。金阙、玉京:旧题汉东方朔《神异经》:”西北荒中有二金阙,高百丈。”晋葛洪《枕中书》:”吾复千年之间当招子登太上金阙,朝宴玉京也。”参见注(16)、(17)。
 
(186)青童二句:谓升仙太子见到和来往的人都是青童素女、浮邱公、赤松子一类的神仙。青童、素女:参见注(145)、(146)。浮邱:见注(57)。赤松子:见注(70)。(187)位称二句:见注(62)。
 
(188)寻真二句:谓升仙太子经过修行,寻找回来他的本原,成了仙,掌握了变化的能力,因此能够骑上鹤或龙在天上遨游。寻真:寻找回自己的本原。真:本原,本性。《老子》:”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。”《庄子•秋水》:”谨守而勿失,是谓反其真。”道家认为人本有仙根,为尘欲所迷,致失其本真;但经过修炼,就可找回那失去的本原,故即成仙。御辩:辩,变化。《庄子•逍遥游》:”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!”控:驾,乘也。
 
(189)高排二句:谓升仙太子从此轻举高升,凌云而上,自由飞腾。高排:排空,凌空。《长恨歌》:”排空驭气去如电。”轻举:轻身飞起。遐踪:飞得很远很远。
 
(190)岁往二句:谓任凭岁月流移,但升仙太子却永生不死,天长地久。
 
(191)霄汉二句:谓升仙太子从此可以住在天上,和云霞作伴。霄汉:天空。霄:云;汉:天河。《后汉书•仲长统传》:”逍遥一世之上,睥睨天地之间,不受当时之责,永保性命之期。如是,可以陵霄汉,出宇宙之外矣。”
 
(192)舞鹤二句:描写神仙生活的美好,用飞舞的鹤作车盖,听着鸾鸟的歌声来饮酒。舞鹤飞盏:仙车行走时,仙鹤在车上盘旋飞舞,好像车盖一样。
 
(193)绝迹二句:谓升仙太子超脱尘俗,成了神仙,美名永垂不朽。氛埃:尘世,指人间。
 
(194)粤我二句:谓大周朝受上天的安排而建国。粤:语首助词,无义。膺(ying):受。《书•武成》:”诞膺天命,以抚方夏。”元命:天命。《汉书•王莽传》:”膺受元命。”
 
(195)补天二句:谓周代诸先祖在历史上作出重大贡献,出现了许多有为的贤明天子,相继治世,造福于民,如日月之重明。补天立极:古代神话传说,女娲氏炼石补天。《淮南子•冥览》:”往古之时,四极废,九州裂,天不兼覆,地不周载……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,断鳌足以立四极。”按:极有天极和地极,是天和地的支柱,这里指地极。重光累圣:重光,谓日月重明,喻后王继前王功德。《书•顾命》:”昔吾文王,武王,宣重光。”累圣:指周朝历代贤王。
 
(196)嘉瑞二句:谓大周之兴,曾先出现许多祥瑞,纷至沓来,说明天意归周。臻:到。
 
(197)归功二句:谓这都应归功于上天的意志,因此应该到中岳祭天,向天帝报告,我大周已经应命而兴。苍昊:谓天帝。《梁书•帝纪•齐禅位玺书》:”迁虞及夏,本因心于百姓;化殷为周,实受命于苍昊。”升中:古代帝王祭天,上告成功。升:上也。中:犹成也。
 
(198)爰因二句:谓因为到嵩山举行封禅大典,途经缑山,得以瞻仰升仙太子庙。
 
(199)年载二句:谓由于年代久远,升仙太子庙已经破败了。超忽:旷远,这里指年代久远。凋疏:以草木零落喻庭宇破败。
 
(200)更安二句:谓为升仙太子重建新庙。珠殿、玉虚:俱谓仙宫,这里指新庙。勒:刻。
 
(201)方依二句:谓庙己修成,于是在苍翠的缑峰之上,为升仙太子立了这通碑。翠壁指苍翠陡峭的缑山。丹书:红色的字,刻碑前,先用朱笔在石上写字,叫书丹。
 
(202)新基二句:谓因建新庙,挖出了葬剑冢里的古剑。见注(112)、(113)、(114)。
 
(203)凤笙二句:注见前。
 
(204)休符二句:休符,注见前。杂沓:众多纷杂貌。氤氲:见注(124)。
 
(205)仙仪二句:谓没能见到升仙太子本人,他超凡绝尘的笙声没能听到,从而表示遗憾。仙仪:仙人的容貌。逸响:超绝尘寰的乐声。空闻:只听见别人说王子晋的笙吹得非常好,自己却没能亲自听到。
 
(206)仰圣二句:谓看到了升仙太子的庙宇和塑像,使我产生了求仙的愿望,也怀念着太子坚执修行的往事。圣:指升仙太子。玄:修仙之事。
 
(207)霞轩二句:谓羡慕神仙超俗美妙的生活,参见注(79)。轩:本谓有窗的长廊,这里泛指宫宇建筑。驿:本为古代传递文书的车、马、驿站等,这里指云中的遨游。
 
(208)万载二句:谓千年万年,在神仙看来好像只是一会儿或一朝一夕而己,表现了武氏希求长生的幻想。
 
(209)纪盛德二句:谓为了纪念升仙太子的盛德,于是写下了这篇碑文,把他的名字刻在碑上,以志永久。翰:羽毛。古用羽毛为笔,故以翰代称毛笔。张衡《四愁诗》:“侧身东望涕霑翰。”贞石:坚固的石头,后作碑石美称。
 
(210)圣历二年(699年):这是武则天称帝后的第九个年头,第十个年号。武则天非常喜欢更改年号,她在位时共用了13个年号。高宗李治去世后,中宗李显、睿宗李旦虽然也曾经当过名义上的皇帝,但政权实际在武则天手里牢牢掌握着,到改号大周为止,曾用了6个年号。连称帝后的13个,共用了19个年号。实际上,自高宗显庆五年(660年)以后,武则天参政不久,就成为实际的执政者,23年间,共用了12个年号,改年号的主意,也多半是她出的。六月甲申朔:六月以甲申日为初一。古代以干支纪日,一个甲子为60天;史书惯例把每月的初一(朔)用干支表示出来,才好知道其他的二干支曰在这月为第几天。如本文所纪,六月甲申为初一,壬寅为十九日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庐陵王氏网 版权所有:吉安太原堂文史研究会
办公地址 江西吉安市吉州区中天宾馆一楼(位于吉州区鹭州东路28号,吉安市邮政局对面,附近有6、9、10路公交车站点)
联系电话 18079655915 庐陵王氏该公后裔QQ群 23612981 网站联系 王义和电话 18079655915
本网站资料仅供王氏宗亲寻根问祖、交流联谊、谱牒研究和文化传播,严禁用于商业用途,如须转载敬请注明网站及作者!
chn-w.com赣ICP备12004828号-2 Power by DedeCms |